1.png

想要人才吗?隔壁有!

10月15日,一个憋了许久的“大招”终于放出来了:嘉善国际创新中心(上海)在上海虹桥世界中心正式启用。这将使嘉善人才引进中的不利因素变为有利因素,也或将开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各地人才战略制定新的局面。 

嘉善到上海开了个“外挂”,诺奖得主工作室来捧场

这些年,各地“人才大战”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但是,如果把以前嘉善到上海抢人才看作是单边行动,沪、嘉双方是“敌对方”,那么,嘉善国际创新中心(上海)的启用,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双边行动,上海方面不仅张开怀抱欢迎嘉善“抢人”,还提供了“地盘”。

这一就是“科创飞地”,相当于给科创需求旺盛、但力量相对不足的城市“开了外挂”。15日的启动仪式上,嘉善县委副书记、县长徐鸣阳在致辞中就很明白地表达了嘉善“开挂”的目的:打造“四高四中心”(嘉善高质量企业的驻沪“研发中心”、上海高科技项目的“育成中心”、海内外高端人才的“集聚中心”、创新创业高效服务的“示范中心”)。

这个“外挂”很强。上海有着仅次于首都北京的教育资源,有4所“985”、10所“211”、4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9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2018年,上海应届毕业生总数达近19万,几乎是嘉善常住人口的四分之一。而嘉善目前还没有像样的高校、科研机构。

这么多年来,嘉善在借着地理优势,一直跑去上海招人,也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比如说早在2011年初就开始实施的“创新嘉善·精英引领计划”,对带技术、带项目、带资金到嘉善创业的相关人才,分不同项目相应给予300-500万元、200-300万元、100-150万元的创业资金。

但人才的流向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除了教育资源丰富外,上海在金融、交通、医疗、国际化等各种优势,牢牢地把人才吸引在了“魔都”。而嘉善还要担心“人留心不留”等问题。

大“外挂”开起来后,嘉善不用怕引才时“庙小容不下大菩萨”,也不用担心留才中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人才工作生活在上海,形成孵化在上海、产业化在嘉善,研发在上海、生产在嘉善,前台在上海、后台在嘉善的良性互动。

“外挂”开在那里,让嘉善不仅解决了人才紧缺的眼前难关,也打开了一扇柔性引才的大门。随着长三角生态绿色发展一体化示范区建设,上海到嘉善的交通会更加便利,想必有团队在项目产业化的过程中,留在嘉善发展。要不然,嘉善就会永远还是那个嘉善。

难怪,乔治·斯穆特诺贝尔奖得主工作室也来捧场,在“中心”挂牌同时揭牌亮相。

11.jpg

这位得主何人?记者打探了下:乔治·斯穆特于2006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目前活跃于从事生物医学电子信息技术开发、大健康、大数据领域、生物医学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开发以及其他先端医学生物技术的开发、生物医学诊断仪器的开发,包括一些远程医疗诊断和设备。其中一些医疗产品被美国宇航局NASA采用,应用于美国宇航局的太空医疗计划。其中,人工智能医学技术和远程⼼电监测技术被美国政府列为国家优先发展项目。

从目前公开报道来看,乔治·斯穆特近年来一直活跃在中国。他曾与腾湃健康产业集团签约,成为腾湃集团首席国际科学家;与中国移动成都产业研究院等发起成的诺贝尔奖科学家全球AI应用创新中心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并成为中心首位入驻的科学家。

这样一个厉害的中心在哪里呢?它的地理位置还非常优越,位于上海市虹桥世界中心,和“四叶草”——国家会展中心隔街相望,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坐在写字楼里,看着到四叶草“进博会”的各路大咖,气场也完全不同了吧。

2.png

到上海滩“抢地盘”的还有谁?

提供这么优越的场地、放开人才资源,上海这么做其实有特殊的考量。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多赢,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上海时提出,上海要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这使得上海的城市定位从原来的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四个中心”变成了“五个中心”的新定位。

什么是中心?只实现自身发展的不是中心,中心一定要有带动作用、辐射作用,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于是乎,一方面,上海要把环沪乃至长三角的城市吸引过来,就要解决这些城市最急迫的需求——人才。另一方面,上海的科研、创新也需要有地方进行转化、生产,形成一整个生态圈,但寸土寸金的“大魔都”又面临着土地成本相对较高等现实问题,不得不找周边的城市进行合作,直至建立关系更加紧密的卫星城市。

去年11月揭牌的长三角区域城市展示中心也有这方面的功能。据悉,目前已有江苏的南京、苏州、昆山、泰州、盐城、淮安,安徽的芜湖,浙江的宁波、嘉兴、杭州、湖州、丽水等19个城市完成选址,其中有些城市正在施工,有些城市在完善和细化设计方案。

很多城市主动到上海滩“抢地盘”。目前,浙江的温州、金华已分别在上海的嘉定、闵行两区设立了“科创飞地”。江苏也于今年7月,在虹桥商务区打造了一个上海虹桥苏州(相城)数字经济创新产业园。

嘉善的加入,进一步拓展了这个“朋友圈”,而且因为它在长三角生态绿色发展一体化示范区中的角色,又带有特殊意义,象征两个相互独立的行政地区打破区划限制,通过跨区域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推动人才、资金等要素在长三角地区的流通。

记者从该中心官网获悉,嘉善方面已经给出了部分不错的优惠政策和条件,把真金白银“砸”在了上海的土地上。

比如,面对“魔都”办公成本高企的现状,嘉善提出,入驻三楼联合办公区可获得最高3万元补助,入驻4-10楼办公区域给予5万元补助,同时给予一个停车位补贴。企业入驻,即享受50%的租金补贴。

同时,嘉善方面还建立了首期规模5000万元嘉善国际创新中心天使基金,入驻企业可获得最高150万元资助。

这些都是以前难以想象的。

科创企业创业之初,生存能力相对较弱。这个中心就像是一扇“任意门”,把上海的优势和嘉善的优势结合到一起。记者获悉,启动现场,复旦大学生物技术中心、Editor Ai丹翰智能、EyeStrobe-浙江闪目科技、博升光电……多个国内外合作平台和优质项目现场签约落户。

作为本次签约项目之一的嘉兴迈维代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通过“科技飞地”汇聚了大批优秀的代谢组学、分析化学、生物学、医学、计算机科学的人才团队,并建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公司负责人介绍,他们已在CELL、Nature Genetics、Nature Communications等国际著名学术期刊发表了一批新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