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浙江新闻 >

树园31幢正在拆 “故土难离”的居民一周看6套房

两台挖掘机相互配合,机械臂一起一落,7层高的墙体逐渐瓦解,碎块刷刷地往下掉。

树园小区31幢的拆除工作,10月15日进入到第四天。靠边的97单元、100单元、101单元三栋上层已经拆除。只剩98、99两个单元朝西的半边,兀自矗立着。

从菜场回来的陈大伯特意绕了点路,来送送住了30多年的老房子。一声巨响,又一块墙体砸落,“我家昨天就拆了,挖机一铲下去,家具、电器咣就下来了。”马路对面的隔离带边,不少树园小区居民三五聚集着,有的举着手机,有的低头私语。

从建国北路路面塌陷到现在已经过去49天,一场意外之后,他们的生活如今怎样了?

不舍:离开住了30年的老房子

老蒋一家租住到珠碧苑已经快一个月了。

暂住的地方离树园31幢不远,沿着建国北路拐过一个弯就到,不过十几分钟路程。“就是一楼光线不大好,但好歹安顿下来了。”老蒋点起一根烟,算起来这是他在树园小区的第30个年头。

在建国北路住了大半辈子的老蒋,此前还从没想过搬家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原来是打算“住到死”了。

8月28日11点,正在街道开会的老蒋突然接到通知,家门口的建国北路发生路面塌陷,可能影响东面沿街的树园31幢等住宅。

“这楼不会要塌吧?”老蒋的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跟着街道的工作人员一道疏散居民。

开裂的墙面沿着地基直到房顶,直到半小时后所有住户被疏散下楼,之前来不及多想的老蒋才隐约意识到,自己今晚可能回不了家了。

当天晚上9点,730多户人家在安置点进行了登记,有的住进了宾馆,有的投亲靠友。老蒋的老伴和女儿在北面不远的小宾馆开了个房间,三个人挤在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将就过了一夜。

第二天傍晚,其余12幢单元楼的住户恢复供水供电供气可以回家,只有31幢的135户人家仍然归期未定。连着几晚上,老蒋都很少合眼,倒不是担心,只是离了30年的老房子,他有些不习惯,多少也有点不舍,“怎么说呢,住着的时候不觉得,离开了反而空落落的。”

别扭:在小饭馆过中秋

9月1日,在对房屋进行加固后,住在最北头101单元的陈大伯被允许回家半小时,清整物品。“事发后第一次回家,也是最后一次。”入秋了,陈大伯除了贵重物品,就拿了些日用品和几件厚衣服。

“前几年2万块钱买的冰箱,还有原装进口的电视,当时要1万多块钱呢。”最让陈大伯心疼的,还是顶楼那一阳台的花,他摸摸下巴,连说了几个可惜。所幸,珍藏多年的200斤好酒,被他抢了出来。

急着安置家当的陈大伯仍旧在树园租了房子,就在31幢斜后侧一楼之隔的25幢,一来是图搬迁方便,二来是他实在离不开这里。“十几年的老邻居大家都在,周边的生活也熟悉了,不想再换个环境了。”

相较之下,老蒋还得在宾馆蜗居上一阵子。9月13日中秋节,往年都是由老伴主厨,烧上一桌好菜,今年一家三口破天荒的,在附近的小饭馆点了几道家常菜,算是过了一个中秋,他说感觉有点别扭,不太习惯。

当时离家已经17天,具体的征收方案还未公布,再住在宾馆也非长久之计。他相中了珠碧苑一套租金不贵的小套间,那儿离老蒋返聘工作的地方也不远,去老伴常买菜的农贸市场还能再近点。他交了7个月的租金,估摸着到时候应该能搬进新房。

焦虑:一周看了6套房

9月16日,树园小区所在的所巷社区,贴出了《树园31幢国有土地上房屋应急搬迁补偿实施方案公告》,被搬迁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或产权调换两种方式。老蒋的房子不到50平方米,选择货币补偿的话,可以拿到300多万元的补偿款。

赔偿力度不小,一时间引来不少羡慕眼光,在网上甚至有网友评论,希望自己家也来一次“天降祥裂”。对此,老蒋苦笑了几声,算是回应。从没想过买房搬家的他,却要在几周之内做决定,他明白后面的麻烦事还多着呢。

搬去哪——在第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上,一家人就有了分歧。“我年轻时当过知青,在富阳插过队。”老蒋喜欢那儿的绿水青山,想换个环境,还可以自己种块小菜园。这个提议被娘俩否决,她们还是倾向在树园附近购房,“尤其是我老伴,毕竟住了几十年,有感情了。”

拿着300多万元巨款,老蒋忽然觉得像拿着一堆烫手的山芋。“有点焦虑,大家都在买房,几天前才看好的房子转眼就涨价了。”老蒋还听说,有同属31幢的老邻居刚看中一套房子,才过几天就被人高价抢走。

打开某知名房产中介官网,搜索树园附近小区,最近成交数量都不少,成交价还在噌噌上涨。老蒋有些坐不住,不到一周的时间,家里人一连看了六套房子。为此,女儿还退掉了去美国旅游的机票和旅行团,专注买房和装修的事。一直折腾到9月20日,老蒋才最终挑了与树园同属潮鸣街道的另一处上世纪90年代的老小区。

“房子比以前大了点,60多平方米,两个房间还都朝南,住在2楼也不用担心走楼梯。”说起新房,尽管匆忙,老蒋觉得还算满意。

期待:未来的生活

9月20日,杭州体育场路建国北路口的宝善宾馆里,树园小区31幢应急搬迁程序正式启动。老蒋是头批签约的20多户居民之一。赶着签约的原因,除了对补偿方案比较满意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着急买房。头两天,他刚和房东谈好,总价250万元左右,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老蒋没少花心思。“房东要收5万元订金,我坚持给10万元,这样违约成本大一点。”

签约前一天,老蒋凑了凑家当,交上了近百万元的首付款,一桩大事落地,他轻松不少。比起老蒋,陈大伯现在的选择少了很多。31幢顶楼的另一家爷爷,就买在了自己目前租住的树园25幢,“这几幢当时也在疏散范围内,老爷子一个是有情结,宁愿住这样的房子,二个也是房子确实不好挑。”

前几天,他还听说楼下的住户把新家安在了石桥。“也是越挑越挑不好,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陈大伯倒是不急,他放不下这些老邻舍和熟悉的环境,他愿意再等等,“要是树园大点的房子挂牌,我肯定买。”

10月15日,地铁补偿款项已经陆续开始发放。老蒋盘算着收到钱后先交了尾款,再叫上朋友摆上几桌,算是庆贺他“乔迁之喜”。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不幸中的万幸。”10月14日,他去和树园31幢的老房子做了告别。现在,他期待着新生活的开始。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