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头条 >

长三角都市圈重合 中心城市在下什么棋?

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第十九次会议现场。图源新民晚报

10月15日,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第十九次会议在安徽芜湖举行。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注意到,在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做工作报告以及主任单位交流发展时,不约而同讲到一个关键词“都市圈”。重点提到三个“圈”——南京都市圈、合肥都市圈、杭州都市圈。

南京都市圈与合肥都市圈的关系,再次引发讨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南京表示自己正在进行新一轮编制规划,要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跨省都市圈,合肥也同样表达了雄心,形成区域增长新引擎。

要知道,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这两个“圈”就因为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新成员蚌埠,上过了一次热搜。合肥都市圈扩容,纳入了蚌埠。而3个月之前,蚌埠相关部门刚与南京对接加入南京都市圈事宜。除蚌埠外,芜湖、马鞍山、滁州三个安徽地级市也同处于南京都市圈与合肥都市圈的交集范围。

都市圈,到底是个什么圈?重合的圈子里,中心城市在下一盘什么棋?

都市圈是个什么圈?

这两年,中国区域经济的其中一个巨大亮点,无疑是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中国四大一线城市,年度GDP总量站上2万亿大关。更让人惊喜的是,苏州、杭州、南京、无锡等10余座城市经济总量也迈过1万亿门槛。

之所以把万亿、两万亿经济总量作为一个重要的标志,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区域经济发展进程中,一座城市经济总量突破万亿时,基本意味着它将具备辐射周边区域经济发展的能力,以该城市为中心的,新的“城市圈”有望诞生。

果然,2019年初,国家发改委就出台了文件,明确提出,到2035年形成若干具有影响力的都市圈。

提到都市圈,很多人首先想起的就是纽约、东京、巴黎、伦敦等世界级都市圈。它的内部基本以超大、特大城市为中心,周边吸纳1小时通勤圈范围内城镇,从而演变成一种全新的空间形态与发展格局。

世界级都市圈。图源网络

以纽约都市圈为例,纽约作为“核心”,是整个集聚中心和辐射中心,它的周围是波士顿、费城、华盛顿、巴尔的摩四座城市,最外层则是众多卫星城和中小城镇。自上而下有序分布,构成了完备的城市格局,也使得各个城市形成优势产业,如历史文化中心费城、科技教育中心波士顿、政治中心华盛顿、老工业中心巴尔的摩,实现了分工与合作。

众所周知,区域协调发展,是新时代中国重大战略之一。但地区发展差距过大、行政壁垒问题、协调机制不完善等挑战,也现实存在。因此小尺度、跨区域、精准化的都市圈建设,成为构建新型城镇格局的关键一着。

长三角范围内,其实早在1982年就有“以上海为中心建立长三角经济圈”的思路。如今,在长三角更高质量发展背景下,以往以上海为中心的圈子,也在悄然转变。杭州。南京、合肥等崛起,探索都市圈在小空间范围内的“试验区”。

那么,长三角有几个都市圈合适?不同的都市圈,重合的边界,怎么协调?

合肥还是南京?

距离仅100多公里,搭乘高铁出行不超过一小时,合肥与南京的关系,长期以来就十分微妙。如今,以这两城为核心的都市圈关系,也夺人眼球。

过去,南京的经济常年被压在苏州之下,导致苏南地区对它省府位置认同感不强。同时,它三面环安徽,吸引了大量安徽省人口流入,带动了芜湖、马鞍山等地发展,甚至一度被民间戏称为“徽京”。

也正是基于这一地理因素,南京都市圈在规划时除镇江、扬州、淮安,也把马鞍山、滁州、芜湖、宣城等安徽4个城市也纳入了 “势力范围”。

从经济实力来看,芜湖、马鞍山GDP总量常年处于安徽第二、第三位,滁州和宣城弱一些,分列第五位和第九位。换句话说,安徽排名前10的地级市,近一半投入了南京都市圈的怀抱。

这一尴尬状况,在前些年合肥经济实力整体落后于南京的前提下,自然无可奈何,也无力相争。

但随着这几年,合肥经济如“黑马”般崛起。2018年GDP达到7822亿元,一跃从强三线城市上升为二线城市。提高城市首位度、打造省会经济圈等关键词屡被主政者提及,搬上日程。

将蚌埠纳入后,以省会为中心,包括芜湖、马鞍山、淮南、六安、滁州、桐城市(县级市)等8个城市的合肥都市圈格局正式形成,土地面积和人口规模占全省近一半,区域经济总量占比达到六成左右。

南京与合肥。图源网络

当合肥都市圈和南京都市圈“狭路相逢”,情况开始变得复杂。

众所周知,纽约、东京等世界级都市圈稳固的秘诀,其中一个就在于中心特大城市“虹吸”人口和产业的同时,也源源不断地将资金、产业、人口、教育医疗等资源向周边转移,形成了优势互补、错位发展的良性互动。

对于芜湖、马鞍山、滁州、蚌埠4个城市来说,向南京靠拢,还是回归合肥,很大程度取决于两地溢出效应的大小。相比工业比重更大的合肥,南京2018年的GDP达到1.28万亿,其中第三产业占比超过60%,显然更有助于四城承接转移产业。

从世界级都市圈的另一特征——1小时通勤圈来看,南京也相对有利。马鞍山、滁州与南京的城际轨道线路已经规划建设。芜湖开往南京的高铁、动车只需半个多小时,且每天,多达近30次。而与合肥之间,还尚未开通高铁、动车线路。

但合肥的潜力,不容小觑。在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第十九次会议上,合肥市常务副市长介绍,目前他们正大力与上海张江建设跨区域科学中心,连通淮安、桐城、滁州等地的轨道交通线已经布局。同时,从来行政区划上看,芜湖、马鞍山等城市虽与南京距离更近,但仍属于安徽地级市,经济、社会、文化等发展方向及政策,受到省会合肥的影响更明显。

看来,关于这些毗邻城市,合肥与南京或许还将有微妙的博弈。

重合的边界 不止一处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观察到,除了南京与合肥,目前长三角区域其他都市圈也存在不同程度重合现象。

去年年初,“上海2035”规划出炉,划定全新的上海大都市圈,包括上海、苏州、杭州、无锡、宁波、南通、常州、绍兴、嘉兴、湖州、舟山11个城市,计划形成90分钟交通出行圈,推动同城化发展。

这对早在2011年就与湖州、嘉兴、绍兴抱团,去年又纳入衢州、黄山,雄心勃勃要打造世界级大湾区核心增长极的杭州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此前,在采访中,杭州市发改委区域发展处处长周建兵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他说,杭州都市圈的重要组成城市嘉兴,夹在上海与杭州之间,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嘉兴的发展方向大部分是向着上海的。眼下,湖州、绍兴两城也隐隐出现一部分县(市、区)向着上海,一部分“靠拢”杭州的趋势,“给都市圈规划协同、产业布局带来了新的考验”。

伴随着长三角一体化以及上海大都市圈、杭州都市圈进一步发展,如何协调城市之间的关系,值得考量。

城市经济协调会上,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阮青认为,要推动上海、南京、杭州、合肥、苏州、宁波等都市圈合作,关键是要明确各自特色、拉长优势长短。上海市常务副市长陈寅同样提到,需要进一步推动城市之间融合发展,通过构建创新共同体,加强产业分工等方式,形成世界级的产业集群。

合肥城景。图源网络

南京与合肥,竞争之外,合作趋势也在显现。我们注意到,今年10月初,安徽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挂出一则公开招标信息——新建巢湖至马鞍山城际铁路项目先行工程施工。这一铁路总投资245.93亿元,建成后,巢湖至马鞍山出行时间将从一个多小时缩短至25分钟。

巢湖是合肥代管的县级市,当地重点打造的合巢产业新城,未来将是合肥产业承接和综合配套基地。而马鞍山既是安徽GDP排第三位的城市,也是南京都市圈重要成员。两者相连,有助于合肥都市圈与南京都市圈加强联动。

此外,巢马城铁还将与宁安高铁、商合杭高铁衔接,合肥至马鞍山最快路途时间将缩短至1小时内,与南京之间联系也将更加紧密。说不定,分工合作、错位发展的都市圈合作,或许能在这里率先实现。

分享至:

相关阅读